今晚下锅

咕咕咕

两面

妻子推开房门,丈夫背对着她,在窗台上摁灭了刚点燃的烟头。
“你满意了?”
“怎么?”丈夫没有回头。
“看看窗外。”
丈夫闻言抬头,透过窗户,他看到了对面的居民楼。
那里有一个房间正好与他们直直相对,窗帘大开,窗户却合得紧紧的,窗边正巧也站着一个人。丈夫漫不经心地瞟过去,乍一看觉得那人有些面熟。丈夫迟钝地思索了一会儿,眼神在对面那人的脸上打了个转,突然间,他意识到,那张熟悉的脸,其实和他一模一样……

出门旅行第五天,一个青青的岛啊~

【雷磊】我给一只狗送晚饭 猫狗AU

磊磊是一只雄性赛级布偶猫,但是很不幸的是,在一个重量级赛事之前的几周,磊磊不知怎么的食欲下降了很多,体重轻了好几磅,身形看上去也消瘦了。一只真正的赛级猫需要拥有完美体形,既不能偏胖也不能偏瘦,无论饲主怎么精心调养,变换猫粮,磊磊还是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。

这天,饲主痛心地从医院接回了磊磊,因为宠物医院的医生什么也没检查出来。按道理,磊磊正值青春壮年,体能和食欲应该处于最旺盛的时期,在没有可查疾病和外伤的情况下,他应该像一团滚动的雪球一样健壮活泼,而不是就那么蔫了吧唧地趴在角落一动不动,连尾巴都懒得晃一下。

饲主的车开进了车库,留下小饲主抱着磊磊站在内院等着钥匙开门。

“嗯?哪儿来的狗狗啊?”

磊磊蜷在小饲主怀里,闻声抬了一下眼睛。

那是一只田园犬,浑身毛都打成络了,静静地趴在花坛的阴影里,尾巴倒是摇得欢快。

蠢狗。

磊磊阖上眼,灰色的长尾在小饲主手背上轻轻卷了一下。小饲主掂了掂磊磊,把他往怀里搂得紧了一点。

“爸爸,花坛那有只狗。”

饲主走过来,往花坛的位置一望。

“哪有狗,进去吧,把磊磊抱到他的毯子那里。”

那条狗的出现仿佛是幻觉,花坛那里确实什么都没有,饲主拥着小饲主进了家门,磊磊从怀抱里踏出来,枕着柔软的毯子端方地卧下了。

磊磊的食盆依然是满的,饲主坐在磊磊面前发愁,他手上还拎着一条煎得焦香的小鱼。

“虽然说专家建议不吃饭菜,只吃猫粮,可你都瘦成什么样了,磊磊啊,就算你多长点肉,甚至发胖我也无所谓了,吃吧,吃一点吧祖宗!”

看着送到眼前的小鱼和都快哭出来的饲主,磊磊只能给面子地上去舔了两口。

“磊磊你终于吃了!”饲主兴奋地跳起来,“等等啊,我这就再给你煎两条出来!”

什么啊……

磊磊松开鱼肉,慢吞吞的踱到窗边的猫爬架附近。他低头沉思,其实他也很想问为什么他不想吃东西了,上一次对着食物大快朵颐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。

磊磊从思绪中清醒,视线意外地聚焦到白天的花坛那,黑夜里,那儿影影绰绰,树影摇动,仿佛有什么东西。

一条狗尾巴晃了出来。

那只狗果然没走。

磊磊危险地眯起了双眼。

带上那只煎鱼,磊磊决定和这个入侵者来一次谈判。

但他把小鱼藏在了角落里,甜头可不能轻易给出去。

磊磊从屋里出来,一跃上了花坛,摇动的树叶瞬间停了下来。

谁?

这家的主人。

啊,是你。

狗从树丛中钻出来,正巧面对上磊磊,他头上还沾了几片叶子,有点傻气。

我们白天见过。

可以这么认为,狗……先生,你最近是否无处落脚?

雷雷,先生是什么意思?

好的雷雷,如果你需要住所,我可以联系我的饲主让他帮你找一家收养机构。

不。

‘不’是什么意思?

月光照在磊磊顺滑洁白的毛发上,有一种柔和的光亮,而他的瞳孔却眯成了一把锐利的剑,刺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入侵者。

这里很好,我不会去别的地方。雷雷仿若无所知觉。

磊磊的毛发怒张,他的体型不足这只田园犬的一半,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已超过身型十几倍,他缓慢而威严地走近,迫向雷雷。

我不允许。

我不会怕你的,而且你身上……好香啊……

雷雷丝毫无碍于磊磊的气势,反而向前一步拉近了距离,在磊磊身上大胆地嗅闻着。

啊,鱼,还是煎鱼,绝对是煎鱼……哎!疼!

磊磊冲着雷雷的脑袋狠狠就是一爪子。

雷雷后退了几步,他抬起前腿捂着脑袋,有些懵还有些生气。

这是教训,离这里远一点。

磊磊撂下话,打算离开。很久没有大动弹过了,刚才那一爪子费了点力气,磊磊脚下有点发软。

他转身的时候没有料到身后涌来一阵风,把他迅速地扑倒了,雷雷压在磊磊的身上,展露出了獠牙。

你干什么?想吃了我?

磊磊的猫瞳中九分镇定一分惊慌。

不。

雷雷很简短地回答了他,说完伸出舌头,把磊磊的猫脑袋仔仔细细地,从额头到下巴舔了个遍。

那么潮乎乎又热烘烘的舌头伸过来的时候,磊磊都要晕过去了。酷刑结束后,磊磊半闭着双眼,依稀见到了那条被自己藏起来的煎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甜饼w

【渤磊渤无差】食月饼/PG13

     
       “先生买点什么?”脸蛋圆圆的大眼睛小店员站在收银台前,略带探究地看着这个西装革履的顾客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月饼就好。”男人冲他礼貌微笑,而后又像意识到了什么,补充了一句:“有推荐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有啊,先生喜欢吃偏甜的还是偏咸的?我们家的莲蓉和五仁火腿卖的都不错。或者苏氏月饼?我做那个更拿手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有些惊异地看着这个小鹿一样灵动的男孩,问道:“你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店员有些害羞的,仰起白生生的脸笑了一下:“一点点,大部分是我二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给我拿一盒苏氏的吧,我觉得相信你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闻言投递过去一个甜蜜的眼神,男人觉得自己有点恍惚了,他忍不住按住了男孩想要蹲下去拿包装袋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“等一下,”男孩看他的眼神很无辜,他的心脏开始狂跳,同时嘴里发干,“有没有外卖?我待会需要去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,拿着月饼不合适,我给你地址,你两个小时后送过去,费用你定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店里好像没有规定……算了,我帮你带过去吧,正好下班,不用额外的费用,帮我报销一下地铁费就好啦!”男孩咧开嘴,大眼睛眯成了两道弯月,笑得很诚挚,也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麻烦你了。”男人说的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,先生扫码吧,微信还是支付宝?”

        走出烘焙店,男人的后背有些发软,又极度的兴奋,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万分期待两个小时后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 叮咚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按响了门铃,此时男人刚好洗完澡,身上氤氲着温热的香气。他打开门,果然是那个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中秋快乐!啊!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笑容满面地等着房门打开,却被男人一把扯了进去,一声惊呼后,他已经被男人压到了房门内侧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惊讶什么?月饼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不知道这是真的要讨论月饼还是别的什么,只能愣愣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,路上辛苦吗?”男人的目光从男孩的发顶转移到男孩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好吧,不是很堵,先生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,其实我应该开车带你过来的,还麻烦你跑一趟。”目光从双眼转移到鼻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哦哦,没事啦。”男孩被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凝视着男孩微微翘起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你是不是应该——唔!”

        真的和想象中一样柔软,带着青年人独有的芬芳,男人大口吞噬着这份甘美的清凉。

        年轻人被动地吞咽着,止不住地想要一个开口的机会和氧气,但往往一个音节刚开头就被男人吞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!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终于推开紧紧相贴的桎梏,得到了来之不易的一次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 男孩像是要抵御什么一样大声喊到:“我,我不是那什么!你这是干嘛啊!”

        他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仔细辨识着,男孩的大眼睛还是一样的清澈,但是其中的媚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 这算是强迫了一个直人吗?

        原来不是你情我愿的鱼水之欢吗?

        他的羞愧和自责一下冲上头脸,很久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 沉默后他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本来以为,可以多先生你这样一个朋友。”男孩控诉着。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先生你却,还把我看成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自责都快把这个男人压垮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想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 男人终于注意到男孩的一点点靠近。

       “先生你,看的真没错。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中秋牛逼啊啊啊啊啊!!!!

可以猜一下分别是哪部作品里的形象哈哈哈

猜中了有薛定谔的奖

嗯XD

一脚踏在热圈一脚踏在冷圈
一边被塞粮到翻白眼,一边敲着碗流泪
所谓冰火两重天

有些话

是这样
我的分级是
有X描写开h腔即nc17
亲吻拥抱皆pg13
20万字以下是短篇
以上是长篇
所有同人皆ooc所以请勿上升真人或原著
注意事项开头都会标注
有理有据的意见都会接受或者更详细的讨论
接受短篇点梗但为了对产出的粮负责设定必须详细
感谢所有的评论点赞推荐
产出皆靠爱
目前是这样
待补充

今日也要吸磊磊
大家儿童节快乐!!!

我又复活啦!
新号新坑
专业摸鱼